古人钟爱的檀香檀香的好处没说你可能不知道

 新闻资讯     |      2018-11-13 16:08

在古装剧里常见一个场景:文人抚琴时身旁常会放个炉「熏香」。中国用香历史悠久,几乎家家户户都有用香,值得一提的檀香,自古以来就被视为名贵的香料和中药材。它有何妙用呢?为何各阶层人士都钟爱它?

《三国演义》有一篇《空城计》。说的是司马懿领15万军攻城,这时只有2,500军人守城,孔明却好整以暇地「披鹤氅、戴纶巾,引二小童携琴一张,于城上敌楼前,凭栏而坐,焚香操琴。」以一个没有守军的「空城」,骗过了司马懿的大军攻城举动。战争中,诸事齐备还要有闲,才有又焚香、又操琴的可能,于是把这个聪明一世的司马懿骗过。

 

 

 

《松峰说疫》记载了一个焚香免受瘟疫感染的故事:「松峰云:余家曾有患瘟症者十余人,互相传染。余日与病人伍,饮食少进,旦夕忧患所不待言,而竟免传染。偶一日,一入疫家,即时而病,求其故不得,因忆伊时举家患病,余忙乱终日,夜来独居一室,闭门焚降真香一块,想以此得力耶。」 

降真香、檀香、沉香⋯⋯木头,不但本身具有香味,而且在焚烧时产生的烟,也有香味。中国古时的文人雅士,常常有像孔明那样的「凭栏而坐,焚香抚琴」动作,它有静心的效果。古时的中医发现这些木料焚烧出来具有香味的烟,不只是有安静心神、怡情养性的作用,竟然还有防病和治病的效果。

 

 

 

香料,来自于草本、来自于木本、来自于动物的都有,宗教界和修炼界使用得相当多。

檀香、沉香在东方使用得多,例如中国、印度等笃信佛、道的地区,而来自于动物的麝香,有时在西洋宗教仪式中会使用到它。 

檀香有白檀、紫檀之分

李时珍的《本草纲目》云:「白檀辛温,气分药也;紫檀咸寒,血分药也。白檀,能理卫气而调脾肺,利胸膈;紫檀,能和营气而消肿毒,治金疮。」 

檀香,有白檀、有紫檀,在中医的概念,白色入肺、黄色入脾、红色入心、紫色入血。所以,白檀为气分药而紫檀为血分药。入脾、肺就调脾、肺有利于胸膈,入血分就治外科的肿毒和刀斧割伤。 

檀香的药性和功效

《本草求真》对于檀香的药性和功效,基本上和《本草纲目》相同,但是有引胃气上行的作用;还告诉人们,用它的气来熏香,有「清爽可爱」 的效果。《本草备要》又讲它「去邪恶」,还给了一个「理气要药」的称号。「邪恶」就是邪气和恶气,如风邪、寒邪、湿气、霉气等等。

《本草发挥》说檀香能治的病是「主心腹霍乱中恶」,并且能「引胃气上升,进饮食」。《本草备要》还有谈到「内典」。

有这么个说法,「内典」就是释迦牟尼佛说的佛之教典。内典说,以旃檀涂身,能除「热恼」。汪昂解释说:「内兴欲念,亦称热恼。」以熏香来说,多数有可能「助淫火」,只有檀香不致于助淫火,所以释迦牟尼焚烧檀香熏烟。

檀香禁忌 阴虚火盛之人不可用

杜宝《大业录》讲了檀香的好处,可以做「檀香饮」,止渴还能补益。它能用来治病,可是也会「动火耗气」,因此阴虚火盛的人不可使用。原文云:「隋有寿禅师妙医术;作五香饮济人,沉香饮、檀香饮、丁香饮、泽兰饮、甘松饮,皆以香为主。更加别药,有味而止渴,兼补益人也。但此动火耗气。阴虚火盛者切忌。」

什么是阴虚火盛?

人体的能量分为阳、阴两部份,阴、阳能量必须处于平衡状态,当人体的阴液不足时,阳的部份便会偏亢,这个阳不是正常的、好的阳气,而是一种对身体而言不好的火气。通常熬夜晚睡(或长期失眠)会过度耗阴,而造成阴虚火旺(白天养阳,晚上养阴)。

另外,更年期妇女的更年期障碍、烦躁、焦虑、失眠、潮热、盗汗,都是阴虚火旺所导致的症状。 

檀香「避邪」不是迷信

檀香能避邪吗?答案是肯定的。

 

 

 

避邪的说法不是迷信。许多的中药有香气,而且有香气的大部份药物都有避邪效果,例如「藿香」,能正那些不正之气。不正之气就是邪气、就是对人体有害的气,例如春季本应温暖却出现寒冷或出现暑热的不正常气候变化。不正之气当中,比较有名的就是「霍乱」;中医古书就说它是「挥霍乱度」的气所形成的挥霍乱度的病。

中医认为人体的正气不足,就易受到邪气侵扰而生病;因此有「扶正祛邪」的治病方法。有的医生主张先祛邪再扶正、有的就主张先扶正再祛邪;也有的主张同时扶正祛邪,有扶正多一点而祛邪少一点的、有祛邪多一点而扶正少一点的。

中医把邪气分为虚邪、实邪、贼邪、微邪、正邪等。 

避邪护身物

《松峰说疫》述说的每日焚降真香,侥幸避过了温疫的侵扰。古时有许多的「避瘟药方」,制作的方式是研粉放置于囊袋中,通过嗅觉达到防病效能;以古人的说法,它们都是有香气而能达到避邪效果的东西。